瑞幸咖啡IPO之谜:星巴克的护城河失效了?

零售前沿
2019
05/06
09:24
文/ 房煜
分享
评论

随着瑞幸咖啡曝出准备IPO的消息,关于瑞幸的前途判断再度两极分化。可以开个玩笑说,瑞幸能否上市成功,大家可以提前下注了。

不久前,《瑞幸之幸》已经从资本层面论证了瑞幸模式的合理性。另一方面,根据招股说明书,截至2018年全年,瑞幸咖啡2018年全年净亏损为人民币16.192亿元;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和天使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1.903亿元。瑞幸亏亏不休的“商业模式”,并以亏损为荣的管理层,仍旧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
唱衰者并不是质疑亏损本身,而是在推演其商业模式是否成立;而咖啡从业者则更为关注,它会带给咖啡行业哪些长期影响。如果一个商业模式最终通过资本市场获得不菲回报,但是却对咖啡行业有负面影响,则很难说这一模式是成功的。

一位精品咖啡从业者在最近的访谈中表示,他对瑞幸的看法是复杂和立体的。“不管瑞幸亏多少钱,我希望瑞幸多活一段时间。”因为在他看来,瑞幸咖啡的出现是继星巴克进入中国之后,目前最大规模、也是最成功的咖啡市场教育活动,其营销手段简单粗暴、有效。瑞幸对于整个咖啡市场的扩大,有积极作用。如果说瑞幸是蹭星巴克的热度,那么现在很多人也在蹭瑞幸的热度。

但是,他也坦诚表示,“瑞幸这帮人,不是真的在做咖啡,真做咖啡的人不会这么干,最终的结果一定是(他们)上市套现走人。”

业界对于瑞幸的打法以及商业模式已经有了一些共识,最重要的一条是:业内人都知道瑞幸和星巴克不在同一市场空间。从产品看,瑞幸咖啡属于平价咖啡市场;从品牌影响力上看,两者也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无论是品牌积淀还是用户粉丝数量。但是这并不妨碍瑞幸顶着巨额亏损的压力,以昂贵的代价完成了搭便车行为,而且目前看效果还不错。[搭便车理论首先由美国经济学家曼柯·奥尔逊于1965年发表的《集体行动的逻辑:公共利益和团体理论》(The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 Public Goods and the Theory of Groups)一书中提出的。其基本含义是不付成本而坐享他人之利。]

在商业历史上,搭便车的行为并不少见,所以往往行业龙头也会对搭便车的行为有所提防。但是在瑞幸和星巴克的案例中,我们会惊讶地发现,处于行业绝对领先地位的星巴克,对于瑞幸的搭便车行为,从一开始就显得有些被动和无奈。现在兵临城下,瑞幸直接蹭着星巴克的品牌溢价准备赴美IPO。

一般说来,行业龙头都有自己的护城河,其领地不会被轻易蚕食。但是现在,星巴克的护城河还存在吗?这里有许多值得探讨和总结的地方。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深圳科技媒体_科技资讯_智能硬件_人工智能_创智网-读懂未来&科技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随着瑞幸咖啡曝出准备IPO的消息,关于瑞幸的前途判断再度两极分化。可以开个玩笑说,瑞幸能否上市成功,大家可以提前下注了。 不久前,《瑞幸之幸》已经从资本层面论证了瑞幸模式的合理性。另一方面,根据招股说明书,截至2018年全年,
零售前沿
北京时间5月3日晚间,中国电商平台云集正式赴美上市,股票代码YJ,发行价为11美元,并以此价格发行1100万股,募资1.39亿美元,并设有15%的绿鞋机制。云集现有股东Crescent Point和Trustbridge Partners有意参与首次公开募股,以发行价购买公司总值1亿美
零售前沿
4月30日消息,《联商网》独家获悉,位于苏州昆山吾悦广场的盒马鲜生门店将于5月31日闭店。随后,《联商网》从盒马方面也获得官方证实。 在今年3月21日参加联商网大会时,盒马CEO侯毅曾在接受《联商网》专访时回答了关于闭店的问题,提到“
零售前沿
亚马逊对中国电商业务的管理,可以用时下还不算过时的词来形容——佛系。 然而亚马逊中国佛系的管理方式背离了中国电商竞争激烈的事实,佛系管理也表现得有些“不思进取”了。久而久之导致的结果是,亚马逊将于2019年7月18日停止为其中
零售前沿
谁能料到,才诞生不满三年的新零售竟然正在褪去旧貌,换上新颜,迎来2.0时代。 今年开始,先是1月15日“美团买菜”启动便民服务站和独立APP的同步测试,随后从3月到4月,盒马鲜生、口碑和饿了么、苏宁小店纷纷开始以不同的姿势推出自家的
零售前沿

相关推荐

1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