秀场、游戏直播盘点:都在借着港股的东风冲刺上市

快讯
2018
07/07
09:01
钛媒体
分享
评论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3月份就在港提交招股书的映客,7月4日传出港股IPO最终定价为3.85港元,其目前国际配售已超额三倍认购,众多知名中美基金参与认购。

可以看出映客最后定价取了区间最低值,此前映客招股书披露其发行价区间为3.85至5港元,发行3.02亿股。当然,取最低值的不只是映客,体量庞大如小米这样的公司IPO最终定价也是17港元的区间最低值。

映客此番在港IPO,有两个大的背景,一方面众多直播平台都在今年发力冲刺上市,虎牙5月份美股上市后股价已经翻了3倍,此后斗鱼、快手等纷纷传出上市消息;

一方面港股市场今年迎来IPO大年,仅6月份就有13只新股上市,上半年登陆港股的已有101家。

但这只是港股市场的开胃菜,这101只新股只募集了521港元,规模最大的也不过88亿港元,下半年港股市场将迎来募资超百亿的多只庞然大物,如计划7月9日挂牌的小米募资额最多估计达426亿港元;中国铁塔募资规模可能最少624亿港元。

对于映客自身而言,此时上市时机可说有利有弊。


  • 有利的一面是趁着虎牙直播上市各方看好,同样身为直播行业元老级的映客应该也能卖个差不多的好价钱,如此一来望穿秋水的投资人也有希望全身而退;

  • 不利的一面是,如此多的股市抽水机进入港股市场,香港资本市场又恰逢资金流出到美元市场,给映客捧场的资金委实有限。


对于整个直播行业来说,舆论对争着上市的直播平台给予不同估值:对于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,各路资本比较青睐,而对于如映客这样的秀场直播则看低一眼,认为风口已过,未来增长的天花板较低。

但也有声音认为,尽管有短视频及游戏直播等分流不少资本注意力,但以映客为代表的秀场直播仍有一定的市场延展性,未来秀场直播是否有可持续发展空间,要看那部分付费用户忠诚度及各平台创新变现能力而定。

映客:一直盈利却一直被看低


不同于虎牙、斗鱼等直播平台背后有财大气粗的股东撑腰,2015年成立的映客虽然在2016年凭借全民直播的噱头大赚了一笔,但毕竟缺乏有流量的大股东支持而显得形单影只。

去年忙活半年的借壳宣亚登陆A股最后折戟,表明映客资本之路走得相对坎坷。此番登陆港股,对映客来说也是背水一战,只能胜不能败。

目前舆论对映客不看好的声音似乎居多,而且映客本身从定价看其市盈率只有10倍左右,比虎牙等都低了很多,大有折价卖身的意思。外界不看好的一大原因是映客月活用户数及主播数等大幅下滑。

招股书显示,今年一季度映客平均月活用户数为2525.4万人,环比增长0.3%,同比增长14.15%;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72.9万人,环比增11.8%,同比下降59.89%;平均月活主播数量92.5万人,环比下降38.6%,同比下降74.93%。

另外,据艾瑞数据统计,5月份映客月独立设备数为1088万台,1月份到4月份分别为1849万台、1686万台、1443万台、1082万台,则从1月到5月,映客月独立设备数总计减少761万台,下跌达40%。

秀场、游戏直播盘点:都在借着港股的东风冲刺上市

不过尽管如此,值得映客庆幸的一点是,公司自成立以来大部分时间处于盈利状态。

映客曾创下直播平台100天盈利的奇迹,2015年至2017年,映客运营利润分别为190万元、4.93亿元、8.71亿元,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46万元、5.68亿元、7.91亿元。

起初在2016年是因为赶上了直播的风口,上线6个月已估值30亿元,上线一年注册用户超1亿,日活破1000万,当时是名副其实的直播王。2017年仍然盈利,是因为公司压缩了营销等费用,宁可忍受用户流失也要保证盈利。

而从另外一些指标来看,映客作为秀场直播平台其实也有值得被看好之处。

熟悉的都知道映客的用户不少是土豪,有以下数据为证:2017年12月,在所有移动端直播平台中,映客的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57.4%,其它平台不超过38.3%;收入超过1万元人民币的用户占比35%,是第二名的1.2倍。

优质用户带来的是可变现收入的增多,映客2017年月均付费用户充值金额406元,第四季度达到673元。今年第一季度春节淡季期间,付费用户结构更形高端化,每年充值金额5000元以上的土豪比例更高。

之所以映客不被看好,要“折价”上市,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是因为其内容单一,获客成本过高,而且转型不力。

2017年以来映客与主播制度化签约,又发展短视频、拓展游戏直播等,推出知识问答芝士超人,但效果不是很突出。

前期因为直播业务比较顺利,业务上对其产生了依赖性,公司收入99%以上是靠直播,不像YY靠游戏直播实现转型,陌陌基于用户兴趣建立了牢固的关系链。

另外,没有大股东支持的映客始终无法弥补流量短板,前期没有低价获客渠道,只有靠烧钱买,这种方式收获的用户关系缺乏忠诚度,在用户内容需求发生转移后,平台就失去了支撑。这也是映客这种内容平台不如社交平台估值高的原因之一。

当然,映客如今放低身段上市,未来股价应该有一定上升空间。因为秀场直播平台与游戏直播平台的用户分流基本已经完成,喜欢秀场的仍然愿意付费,不会随便迁移平台。

根据映客掌门奉佑生的看法,潜在的竞争者中短视频是卖碎片化的内容,而秀场直播是卖碎片化的感情,两者存在差异化的市场需求。

而秀场直播与游戏直播相比,秀场直播是有把现实虚拟化的需求,用户寻找的是尊贵感,游戏直播相反,是从虚拟世界寻找存在感,两者各有存在的理由。

况且,映客目前也在开发卡牌类游戏,其股东之一B站在二次元游戏方面也颇有心得,收入占比7成多是靠游戏,在这方面当能给予映客一些扶持。

花椒六间房重组:谁帮谁?


近日宋城演艺发布公告,宣布旗下六间房与北京秘境和风进行重组,后者即花椒直播的母公司。由于在估值方面两者存在较大差异,引发深交所问询。

据相关数据显示,六间房此次估值约为34亿元,净资产约7.27亿元,增值约26.73亿元,溢价约5倍,与2015年估值相比增幅仅为30%多一点。

而本次重组的另一方秘境和风给出51亿元的估值,其账面资产净额只有六间房的一半4.1亿元,增值为46.9亿元,溢价约为12倍,2017年净利润为负的1.41亿元。

上述数据让人疑惑的一点是,作为目前并不被看好的直播平台花椒,其在没有盈利能力的情况下,仍然给出了溢价12倍的估值,而六间房其实盈利能力一直不错,其在宋城演艺2017年度30.2亿元的营业收入中贡献了约12亿元,占比达41%,在10.68亿元的净利润中贡献了2.89亿元,占比约为30%。

六间房之所以给出的估值比较低,部分是因为其主要是PC端直播,从前景来看不如移动端直播。这也就难怪深交所发出问询,质疑花椒高估值的合理性了。

但六间房CEO刘岩在近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会上如是解释这个问题:2018年六间房仍是利润中心,花椒是收入中心,多年来六间房付费用户和ARPU值一直保持稳定。

花椒目前用户体量和收入都大于六间房,但利润能力没有体现出花椒的真实水平,对于花椒而言目前还不是释放利润的时期,当前任务仍是扩大规模。

虽然花椒目前没有盈利,但达到一定规模后,有望获得20%左右的利润率。

虽然管理团队对两者合并后前景充满信心,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在秀场直播被看低的形势下,其未来上市空间进一步被压缩。

此次重组后刘岩等也否认有上市时间表,但今年3月份左右就传出过花椒上市的传闻,可见上市安排并非完全空穴来风。

根据花椒直播的用户画像,其用户中57%分布于一二线城市,几乎与映客接近。而在用户粘性方面,花椒采用给主播高分成的方式吸引优秀主播加盟,打赏金额平台与主播按3比7比例分成。根据花椒2017年数据显示,花椒以50亿年度总流水在所有直播平台中排在第一。

虽然上述数据似乎比较漂亮,但单靠花椒在香港主板上市并不符合条件。

按规定,香港主板上市要经过盈利测试,3年税后盈利大于等于5000万港元,首两年税后盈利3000万港元,近一年税后盈利2000万港元,而前述数据显示花椒去年净利润为负,达不到上市要求。

在市值测试方面要求市值在40亿港元以上,根据花椒此次重组估值51亿,市值倒是达到要求。

可见,与六间房重组,或许正是看中了六间房的盈利能力,希望在利润指标方面能尽快满足在港上市的要求,毕竟六间房在2017年就给宋城演艺贡献过2.89亿的净利润。

游戏直播:风口下的的残酷竞争


从今年腾讯3月份6.3亿美元独家投资斗鱼、4.6亿美元投资虎牙后,游戏直播平台就越发受到资本垂青,很多迹象显示游戏直播的风口已经来临。

随着5月份虎牙在美国上市,目前其估值达62.8亿美元,较上市首日增长近一倍。这表明游戏直播平台已完全将秀场直播甩到了身后,成为站在资本潮头的新弄潮儿。

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映客与虎牙等估值无法相比。

数据显示,按照虎牙目前市值,其市盈率达90多倍,映客按照此前2018年到2020年盈利预测分别为10.16亿、12.16亿、13.94亿,上市后市值为88亿港元来算,市盈率为7.4到9.6倍,其估值为陌陌的14%、YY的23%、虎牙的21%左右。

实际上,不要说映客,就连虎牙的母公司YY与虎牙也无法相比。

近日有关机构公布中国上市公司500强,虎牙以439亿排名第324位,而其母公司欢聚时代以420亿市值列343位。

虎牙今年第一季度总营收8.4亿,净利润只有3100万元,而同一时期YY的营收32亿,净利润4亿元,但投资人对同一家公司的两个平台,却给出完全不一样的估值。这背后体现的是游戏直播站到了风口上,秀场直播走势看低一线。

但是,游戏直播平台并不是高枕无忧。具体到貌似很风光的虎牙来说,其上市后一个月时间股价连续上涨,最高达50多美元,而之后十多天股价接连下跌,从最高点回落近四成,这说明投资者对虎牙的估值存在分歧。

有业内人士认为,虎牙从商业模式上来看与陌陌有类似,其直播销售模式占总营收的95%,用户买虚拟物品直播平台直接收钱,虎牙的隐患在于这种模式对游戏主播高度依赖,限制了自己的定价能力。

此前传言下半年IPO的斗鱼,虽然与虎牙同为游戏直播平台的双雄,但业务模式上却有所不同。

斗鱼拥有冯提莫、陈一发等主播,主打泛娱乐直播,要求主播发单曲、上通告,有点唱歌台的意味;虎牙主播则专注于电竞运动,提出主播对电竞体育的助力作用。当然,游戏直播平台业务发展模式并未定型,很多业务都在探索中。

相比处于第一梯队的虎牙、斗鱼,近日传出腾讯联合虎牙准备投资的熊猫直播处于第二梯队。

多个渠道消息显示,熊猫直播此轮估值将明显低于腾讯投资虎牙、斗鱼时的估值,投资案中还包含一个为期两年的对赌条款,如果对赌失败,熊猫直播将被虎牙并购。

此前熊猫直播传出资金链紧张的消息,多名主播流失,而且自去年中融资后再无新的动作,在游戏直播普遍依靠烧钱的情形下,熊猫直播如果再不输血,恐怕难以支撑。但熊猫方面否认上述说法,具体细节仍待揭晓。

借着港股上市的东风,今年秀场与游戏直播平台势必抓住难得的时间窗口,争取早日上市。

在资本市场严苛筛选之下,头部秀场直播平台或将获得稳定的用户群,而游戏直播平台将借助风势扶摇直上,尽力摸高未来发展的天花板。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创智网-读懂未来&智能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:有间大学(ID:youjian-university),作者:丘库。虎嗅网获授权转载。 随着许多高校的规模的不断扩大,一校多区已很是常见。院校为了教学需要,往往会将不同院系或年级分配到不同校区。 它们有的同属一城,也有的异地分
快讯
创智网:从FIRST走出来的文牧野、忻钰坤已经被大众所熟知,前者的处女座《我不是药神》更惊艳四座,这也让人们产生了一种错觉——FIRST已经大获成功。但实际上,“FIRST系”青年导演整体依旧处于产业边缘。这个年轻的团体仍然会被价值观或
快讯
题图来源:Pixabay 8月3日早间,华润啤酒发布公告称与喜力啤酒达成战略合作,将以243.5亿港元对价向喜力配售新股,占扩股后总股本40%,喜力则向华润啤酒转让中国(包含港澳地区)现有业务,并向华润啤酒授予喜力在中国的独家商标使用权。
快讯
2009年,芝加哥与新泽西股票交易市场间搭建起一条秘密的光缆,数据传输时间由原先的16毫秒降低至13毫秒。0.003秒的时间差使得新泽西的交易员能够领先对手获取信息,由此产生的价格差成为了一批交易员赢利的秘诀。 为了更早获取信息,人类
快讯
周四好呀~ 还记得昨晚的那条新闻吗?说谷歌要进中国了——据国外媒体Intercept报道,谷歌计划在国内推出符合中国法律规定的搜索引擎。不过,该消息在今天(8月2日)被媒体否认了。 月经贴,看看就好 据证券日报网报道,有关谷歌或重返中国
快讯

相关推荐

1
3